优质资讯

面试为什么看不准

作者:管理员 2018-01-25
159 0

在地铁里,在公交车上,只要扫一眼对面的人,我们就能形成对他的基本判断,他漂亮吗?他友好吗?

漂不漂亮,这是普遍的生物问题。动物都要求偶,要和异性合作生产下一代。哪个异性更健康,动物在择偶的时候,就会面临这个问题。有些动物很聪明,把健康的标准写在基因里,如此一来,妈妈再也不用担心,孩子们会找错对象了。

写在基因里的健康标准很多,其中之一,是沿中轴线左右对称。基因告诉想谈恋爱的动物,对称就是健康,找对象要找身体五官都对称的。

动物不理解对称,进化就把对称包装成“漂亮”。只要动物找一个漂亮的对象,那就是符合进化要求的对象。最初的审美,就是这样产生的。人类早期的鱼类祖先,已经把对称作为审美标准,写到基因里了。后面的两栖类、爬行类、哺乳类,都沿用了这个标准。

在所有的文化中,漂亮的脸,都是沿中轴线左右对称的。很多我们喜欢的图案,像中国结、金皇冠、红十字,都是左右对称的。皇帝把宫殿修成沿中轴线左右对称,这符合生命世界当中,最为核心的审美标准。

漂亮是生物性的,友好则是社会性的。社会化的动物,要选择合作伙伴,谁更友好、和谁合作更安全,这是社会化动物的普遍问题。

怎么选择合作伙伴,基因想出来的办法是情绪记忆。和谁在一起能积累积极情绪,基因就让我们喜欢谁;和谁在一起,总是收获不好的情绪,基因就提醒我们,赶紧离那个人远一点。这些和安全有关的情绪记忆,储存在大脑的杏仁核里。

如果一个小孩子,受到的管教过于严苛,在孩子的记忆里,成年人就意味着指责批评、讽刺挖苦,孩子的杏仁核,会给成年人贴上“危险”的标签,提醒孩子躲避大人。

这个孩子长大之后,杏仁核会误导他,让他把成年人的智慧、成熟、能力,统统标记为“危险”。遇到有思想、有责任心、有能力的人,他就下意识地回避;遇到懵懂冲动的人,他会莫名其妙地产生亲近感。同时,为了让自己像一个成年人,他把别人看成是孩子,动不动就指责批评、讽刺挖苦,这种心理叫做破坏性自恋。

破坏性自恋是个人心理,当它变成为社会现象,呈现在一个组织当中,就是社会学家说的套娃效应(Matrioska effect)。

 

如果在组织当中,老大叫帮主,老二叫舵主,老三叫坛主,称呼和的职权范围相对应,这是正常的称呼。如果老大叫万岁,老二叫九千岁,老三叫八千岁,这种称呼,是把组织层级人格化,人为营造出一蟹不如一蟹的主观假象。这种人为营造出来的,人格递减的社会假设,就是套娃效应,其定义如下:人格价值依层级递减的社会结构假设

套娃效应只是假设,在真实世界中,老大成为老大,自有其渊源,也需要一定的机遇,但是,老大不代表人格优势。而且,现代组织中的老大,是组织成员约定的社会规则,并不能给老大带来人格上的优势。

如果老大有破坏性自恋,套娃效应就会由假设演变为现实。自恋的老大,对懵懂冲动的人有好感,面试的时候,帮主只要看一眼,就能从一堆人当中,把懵懂的舵主给选出来。舵主再面试人,也能从一堆人当中,把懵懂的坛主给选出来,依次类推,能真正实现一蟹不如一蟹。

一蟹不如一蟹的典型案例,是威廉二世治下的德国。威廉出生时难产,左臂留下了残疾,作为皇储,他因此饱受轻视和嘲讽,这给他留下了严重的自恋心理。登基之后,他变本加厉,成了一个世界级的自恋狂。

威廉二世对人是批评指责、讽刺挖苦,对事情则是流于形式。他对每件事都敢发表看法,他认为自己比画家更懂绘画,比作家更懂文学。丘吉尔如此评价威廉二世:他模仿拿破仑,走路昂首阔步;他模仿康德,事事发表见解;他模仿路易十四,一天换五套制度,他的模仿都流于形式。在矫揉造作、虚张声势的背后,是一个徒有其表,但大体上没有恶意的平庸之辈。

作为普通人,没有恶意的平庸之辈,无伤大雅。但是,德国遇到了样的皇帝,国家机构就变成了武大郎开的烧饼店,把人格优势层层递减的社会假设,变成了现实。

在威廉一世执政期间,德国的军队和政府,人才济济。宰相俾斯麦、陆军部长罗恩、总参谋长毛奇,都是世界级的人才。等到威廉二世执政,德国军界和政界,渐渐出现了人才匮乏,这一点,从政府的行文风格中,就能看出来。

威廉一世期间,政府公文概念准确、条理清晰、逻辑严密,堪称德意志严谨风格的典范。到了威廉二世的时代,公文的风格突变,条理混乱,逻辑牵强,措词大而不当,简直是官场套话的模板。

 

为什么换一个皇帝,整个政府的文风都会变?根源是套娃效应,懵懂冲动的皇帝,会任用懵懂冲动的大臣,大臣再任用懵懂冲动的官员,如此一层任用一层,年复一年地劣币驱逐良币,用不了多少年,励精图治的普鲁士王国,就演变成了好大喜功的德意志帝国。

一部分历史学家,把第一次世界大战,叫做“德皇的战争”。他们认为,威廉二世的懵懂冲动,是世界大战的根源。这种说法既对又不对,战争真正的推动者,应该是从皇帝开始的套娃效应,而不是威廉二世这个人。

站在心理医生的立场,威廉二世是个病人,并不是个坏人。如果能从当代,委派一个心理医生穿越回去,心理医生治好威廉二世的破坏性自恋,是大概率事件,如此还能消除德国政府中的套娃效应,并避免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

套娃效应,给现代企业最大的提醒,是自恋的人不能做面试官。如果一个人,看人只看毛病,还不假思索地对一切事情发表意见,这个人就不能做面试官。

如果一个人,具备以下三种行为,就有可能成为优秀的面试官。第一,能当着众人的面,明确说出自己的劣势;第二,对很多事情,能告诉别人自己不懂;第三,能把身边人的优势、强项和能力,当着那个人的面,清清楚楚地告诉那个人。

上面三种行为,是自恋和自信的分水岭,也是武大郎和伯乐的分水岭。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上,面试为什么看不准?如果面试官有破坏性自恋,看不准就是必然的,这是由童年经历和大脑中的杏仁核共同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