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资讯

这样的绩效面谈,才能帮助员工

作者:管理员 2017-12-13
1453 0

从古至今,优秀的军事家都会在战斗结束后,第一时间进行复盘。复盘做的第一件事是让相关人汇报战斗的伤亡数字、俘虏人数及缴获物品,之后再坐下来谈感受,最后作出决策。

 

林彪这一方面做得特别好,他是一个超冷静的人。比如他对战报的要求非常细致:俘虏要把军官和士兵分开,缴获的枪支要精确统计出机枪、长枪、短枪,即便是击毁的汽车,也要分出大小和类别。每份战报以数据为主,虽然战后大家已经疲惫不堪,但定下这个规矩的林彪和读电报的参谋会用心留意。

 

1948年10月14日,东北野战军对锦州发起总攻,经过31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攻克了敌人原以为坚不可摧的阵地,并全歼守敌10万余人。之后,我军又挥师北上,与从出来增援的国民党精锐部队廖耀湘集团20余万人在辽西相遇,一时间形成了混战。战局瞬息万变,谁胜谁负实在难料。在大战十分紧急的情况下,无论多忙,林彪都要坚持每晚必做的复盘。

 

一天深夜,值班参谋正读着一份某师上报的战斗缴获报告。这是该师的下属部队偶然碰上的一个规模较小的遭遇战,他们歼灭了一部分敌人,缴获了一些战利品,敌人余部逃走。

 

表面上听起来,此战报与其他报告并无明显差别,但林彪听着听着,突然叫了一声停”。他眼中一下子闪出光芒,欣喜地问周围的人:“刚才念的在胡家窝棚那个战斗的缴获,你们有什么感受?”大家满是睡意,脸上一片茫然,因为像这样的战斗每天都有几十起,只是枯燥的数字稍有不同罢了。

 

林彪扫视一周,见无人回答,便接连提出三个问题:为什么那儿缴获的短枪与长枪的比例比其他的战斗略高?为什么那儿缴获和击毁的小车与大车的比例比其他的战场略高?为什么那儿俘获和击毙的军官与士兵的比例比一般歼敌略高?”

 

还没有等他人来得及思索,胸有成竹的林彪已大步走向挂着军用地图的墙壁,用长杆的尖头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点说:我猜想……不,我断定!敌人的野战指挥所就在这儿!”随后,林彪口授命令,先全力追击从胡家窝棚逃走的那股敌人,一定要把它彻底打掉。之后,他再要求各部队迅速分割包围,把即将失去指挥中枢后的混乱的几十万敌军切成小块,逐一歼灭。东北野战军统帅部的命令随着无线电波立即发向了各部队……

 

后来抓住了国民党第9兵团中将司令官廖耀汀。他刚刚还庆幸自己在意外的遭遇战中幸免于难,正准备和自己的另一支部队汇合。刚刚安全脱身的他正指令各部队尽快集结,欲回师沈阳大本营,或经过辽宁的营口港从海上突围撤回关内,但没想到,马上就被追击而来的解放军指战员很快就把他的指挥部团团围住。廖耀湘眼看大势已去,只好脱下将军服,穿上满是油渍的伙夫衣服,由亲信保护,在混乱中择机逃走。但他们钻来钻去跑了好几天,都无法逃脱。因为满山遍野都是解放军战士,不断有人高声喊道:“矮胖子,白净脸,金丝眼镜湖南腔,不要放走廖耀湘。”

 

培训工作扎实,宣传工作到位,一向是我军的优良传统。为了抓住敌军指挥官,我军常常根据指挥官的长相特征编成一句顺口溜”,这一招具有无比巨大的威力,第一方便战士认识,第二给对方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后来,乔装打扮的廖耀湘看到没有办法逃脱,只好从俘虏群中站出来说:“我就是廖耀湘。”

 

自己精心隐蔽的精悍野战司令部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发现、打掉,廖耀湘实在感到不可思议。后来,当他得知林彪是如何做出相关判断之后,这位出身黄埔军校又曾留学法国圣西尔军校、身为国民党五大王牌军”之首的指挥官说:“我服了,败在他手下不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