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资讯

消失的“金三银四”

作者:管理员 2022-03-13
1221 0

以下文章来源于深燃 ,作者深燃团队

宋江点开某招聘软件消息界面,从去年年末到现在,他已经和1780HR对过话,投递了148份简历,但收到面试通知的只有10来家公司。

“投简历投到怀疑人生,面试面到崩溃”,他对深燃说。最近好不容易被一家公司叫去面试,笔试面试几轮下来,一位领导说可以来上班了,而另一位领导说,作品和公司风格不相符。最后,他还是被刷了下来。

宋江的经历并不是个例,今年年初整个互联网行业求职市场情况不太乐观。根据前程无忧发布的《2022年春节后才市供需行情》,互联网/电子商务行业仍位列节后新增岗位发布量前五,但新增职位量下降,从2021年的第一位跌落至今年的第四位。

这背后有客观原因。去年教培、房产、互联网等行业都开启裁员,回流到市场上的求职者还未被消化完;今年年初的春招,有企业需要将岗位名额更多地释放给应届生。

岗位供应量有所减少,想跳槽的职场人也在变得谨慎。猎聘调研显示,今年春节开工后有24.95%的在职者想跳槽;而2021年、2020年开工后想跳槽的职场人比例是34.46%21.85%2020年受疫情初期影响情况较特殊,今年开工后想跳槽的职场人比例明显低于2021年,职场人更趋于求稳。

年后开春的招聘季,在招聘市场俗称“金三银四”。一位资深HR对深燃说,这一招聘节奏和规律已经至少持续15年,这是因为大多数企业会在年前或年后发年终奖,发完年终奖后很多人会陆续看机会。但是在今年,领了年终奖之后,目前想换工作或敢换工作的求职者减少,“大家还是以稳定为主”。

 智联招聘面向职场人的调研数据显示,60.5%的受访者认为今年春季找工作比去年更难。

“金三银四”马上就要来了,想跳槽的互联网人还要不要赌一把?


 01 走还是不走?既焦虑又保守

求职市场有两大明显现象,求职者这端,求稳,是这届职场人目前的普遍状态。而招聘者这端,有需求减少,保持观望的趋势。

有的职场人,是不敢换。一位互联网人就表示,她已经在BAT其中的一家大厂待了五年,在两三年一跳是常态的互联网行业里,算得上是老员工。她向深燃表示,去年年底,领导在年会上讲话的主题依然是“过冬”。这让她有所警觉,在互联网行业收缩的大背景下,她表示,“只要公司不裁,自己就不会主动离职”。

代理运营贝贝也坚持“不挪窝”。她说,“现在身边很多人被裁,自己根本不敢动。”她担心自己流入求职市场,不能及时找到理想的工作,如果房贷续不上,后果很严重。

有的是在可选择的范围里,换工作能谈到的待遇不一定更好。

一位新媒体从业者就对深燃提到,她从年前就开始看机会,可投了不下百家公司,都没有进展。找来找去无论是薪资还是工作环境,都没有大的改善。她算了一下经济成本,考虑到试错的可能性,试用期几个月工资会打折扣,跳槽并不划算,于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今年的招聘市场,薪资的确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一位资深HR表示,今年薪资要想往上浮,难度不小。他举例,即便是互联网大厂的985本硕背景的求职者,想要跳槽,基本卡在跳槽时薪资常规调动的30%涨幅上,这比以往要难达到。

从岗位级别来看,据51猎头联合创始人朱聚鹏观察,在流动性上,一线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乃至准一线城市杭州、成都,企业招聘时,需求岗位更偏向于公司中层员工,年薪在10-30万之间,因为这个薪酬的岗位数量多,且多为职场新人,流动性也大。

一位猎头表示,高管们的就业处境则相对不乐观。仅在北京市场,他手里年薪超过300万以上的高管,就有不下十位在看机会,全都处于离职待业状态。高管类的岗位本来就相对少,这个层级也不太愿意降薪,跳槽难度也大。

职场人“不敢动”,企业招聘也比往年要安静。

HR董伟对深燃说,他所在的公司年后释放出来的岗位,大概只有往年的20%。他还发现,很多企业名额已经锁死,人员或是只许出不许进,或是只招一些替换岗。其中,涉及的招聘岗位,以基层岗位为主。

董伟介绍,广东每年都有一个大型招聘季,会举办大型招聘会,时间集中在二三月份,服务各大厂商。据他了解,以往的情况是招不到人,现在是有人但没有了坑位。很多员工过完年回去之后,就没了工作。

企业比以往更谨慎,标准卡得更严格。一位与音乐有关的互联网大厂人说,自己给公司内推了100多份简历,通过的只有个位数。“学历卡得特别死,有些人已经很优秀了,但还是直接被淘汰。”她说。

董伟表示,现在市场上,除了背景履历、学历非常好的职场人,大部分人跳槽都比较难。“现在整体市场处于流动率偏低的状态”。

年初跳槽,求职者们左顾右盼,慌慌张张,只能边保住工作边看看机会。

02该走还得走,但好工作难求

即便行情如此,有一些求职者,还是选择了跳槽。在一些社交平台上,有不少博主分享自己跳槽的经历,究其原因,与工作成就感低、工作重复、开会太多等有关。

小六毕业后就加入了某互联网大厂,工作了两年多。工作内容琐碎,没有成就感,自己也越来越不喜欢这样的工作氛围,再加上公司竞争激烈,他逐渐认清了自己的能力边界,即便工作不好找,还是要跳槽

过程不太顺利。他原本打算找个小公司,也预想过去小公司会降薪,他能接受降20%-30%,但投了五六家,只聊到“期待薪资后就没下文了。”

有类似经历的求职者还有很多。莉莉是一位“中厂”的运营,她正在偷摸地投简历,发现招聘平台的HR,对于发出去的信息基本是“已读不回”。一直在看机会的珠珠也察觉到了招聘市场的“不对劲”,她对深燃说,已经习惯了HR们的“已读不回”,“年前招聘平台上还比较活跃,年后二月基本不动弹,现在释放的岗位感觉也很少”。

用户增长运营吴用相对幸运,获得了几次面试机会,不过他面临的问题是,“在面试时,聊得很不错,但HR回信却说不适合。”他对深燃说,已经不止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不认为是自己能力的问题,面试过程中,HR对他以往工作带过的项目都表示认可,交流过程也很顺畅。他曾找过一家自己很有意向的公司的HR,询问自己落选的原因。“对方很简单地回一句,想要找更资深的人”,他说。

互联网大厂员工刘能也面临了相似的情况。今年2月份,他面试了另一家实力相当的大厂,自认简历也不差,没想到已经在与HR谈薪资了,还是被刷下来。他打探这家大厂的内部消息,发现有些部门已经停止招聘,还了解到,春招是会补录一些岗位,但是会通过裁员给校招留位置。

有铁了心要跳槽的互联网人,陷入了迷茫里。

周破是一位后期编辑,正准备逆流而上跳去大公司。他说,在公司已经五年,去年年薪到手只有16万,早就想跳槽。最重要的是,他对深燃说,做视频后期职业发展路径太窄,准备往品牌宣传、品牌策划方向转型。

为了省事,他干脆一键投递简历,自己都记不清投了多少家公司,实际约到面试的只有5家,其中很多是不符合预期的公司,第一轮视频面试完就不想再接着聊了。“就算面上,自己也不会去。”他表示,他把这类面试都划分为是“无效面试”。

有的求职者实在受不了当下的工作,又没有获得新offer,还是选择了裸辞。但裸辞一时爽,也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刘颖就是一位裸辞者,从去年10月份离职,投了几百份简历还没找到工作,已经需要靠借贷度日。近期,闲来无事的她开始在小红书分享自己的经历,一位粉丝好心留言,不要碰网贷。她只无奈地回复:权宜之计。

03“金三银四”为什么不香了?

多位行业人士表示,今年互联网行业招聘市场的“金三银四”可能不会到来。

董伟表示,全国招聘行情类似,除了极个别行业比较火热以外,“大部分行业用人都比较挑,现在的人市场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

在拉勾网发布的《2022年互联网行业春招薪酬报告》里提到,互联网行业的更迭,也带来着人才策略的革新。行业人才战略从“规模优先”到“质量优先”的转变。

这背后原因,董伟表示,前几年的互联网泡沫,包括直播的风口,都已经过去了。去年从互联网、教培、房产等行业离职的人群,还留在市场未被消化完。大环境也发生了变化,在2016-2018年,互联网行业提供了大批就业岗位,还涌现出创业潮,现在浪潮过去,很多企业向汽车芯片或偏实业的方向转型。

其次,往年,企业更倾向于将岗位放在招聘平台上,以寻找求职者,现在更倾向于找内推和猎头。“因为这样更便捷”,董伟对这一现象感触很深,他所在的企业,往年内推能解决30%-40%的用人需求。现在释放的岗位少,内推可以覆盖80%的岗位。这导致流向市场的岗位存量,也会相对更少。

同时,即便是在“金三银四”,释放出来的岗位,有的企业更加倾向校招而不是社招。董伟解释,企业是为了招一些年轻人来“降本增效”,降低公司的整体运营成本,用一些实习生或毕业生,顶替掉薪资较高的岗位上的从业者。

除此之外,朱聚鹏表示,今年“金三银四”不如往年热闹,还和一些企业为了增加博弈和议价的空间,在年前就进行人才盘点、早早释放岗位有关,这导致到年后,招聘的新岗位没有太大波动。

总的来说,朱聚鹏表示,现在企业并没有大量招聘,一方面是用人变得谨慎,一些企业没有做好人才的摸底,不敢用;另外一方面,摸底人才其实是为了让业务找到新的增长逻辑、提高人效,企业自身业务还没有找到新的增长逻辑,也就没有梳理清楚到底需要哪类人才。

在他看来,很多企业并不是没有招聘的需求,而是在人效和新的增长逻辑这两个点上,没有找到可能性。造成的结果是,企业只能把职位放上去,多聊一聊求职者。

多位人力市场的资深从业者预测,互联网行业接下来的两年里,在岗位供应上,都不会多。

经过之前的互联网行业泡沫,“招聘正在回归理性。”朱聚鹏说。

*部分图片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