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资讯

我在年底找工作,心态崩了

作者:管理员 2021-12-27
729 0

以下文章来源于深燃 ,作者深燃团队

2021年的裁员潮,把一批人重新卷回了招聘市场。

“找工作找到心态爆炸,失业之后不敢告诉父母,没有工作都不敢回家过年。”一位失业者对深燃说道。她今年8月从教培行业被裁,至今待业,心态随时可能崩溃。

这只是发生巨变的代表行业之一。2021年以来,房地产、社区团购行业都在大收缩,到年底时,包括腾讯、字节跳动、爱奇艺在内的大厂们纷纷裁员。最近,19家互联网公司的裁员情况在各个社交平台流传。

被裁的人,开始疯狂找工作,但好工作难找。就拿教育行业来说,据深燃观察,7月下旬“双减”政策发布后,8月整个行业大裁员至今,教育领域待业三个月以上的大有人在。

今年待业将近4个月的一位互联网人对深燃感叹,“下半年,找工作的人明显变多了”,可僧多粥少,年底招聘市场上的岗位不增反降。

多位猎头对深燃表示,一部分原因是,年底本就是招聘淡季,很多中大型公司都关闭了招聘通道,开始盘点人才。但今年年底的招聘情况比往年更冷清,大厂表现得尤其明显,大幅缩减HChead count,名额),候选人在应聘流程中突然被通知HC已关闭不是个例。

而极少数还在开放的岗位,对候选人的学历、行业经验、岗位匹配度各个层面的要求都比以往高。有分析称,是因为大厂年底“裁员/挤泡沫”,暴露出大批人都是浑水摸鱼。

2021年,整个互联网行业似乎已经开启了Hard模式。营收增速下滑的互联网大厂们集体过冬,在人才市场等待offer的求职者们更能感受到这份寒意。

求职者们都在等,“春天何时到来?”有猎头给出的答案不那么乐观:明年春天,“金三银四”的社招黄金季,不会和往年一样火热。

年底求职倍感艰难的人中,部分人已经开始反思,打铁还需自身硬,利用年前这段时间复盘总结,等来年再战。但眼下,市场寒意愈浓,陷在求职漩涡里的打工人,这个年关注定不太好过。

01 重新找工作,半天4场面试

刘艺怎么也没想到,今年上半年才跳出“舒适圈”进了大厂,下半年就被裁。

他的求职之路一直以求稳为主。今年4月,之所以从刚毕业就进入的一家国企跳槽,转而到了腾讯,是看上了大厂的高薪资,同时稳定性、抗风险性都比较高。没想到,仅仅待了半年,11月,他就被裁了。

重新找工作的刘艺,没有选择海投,而是精准投递了几家认为有希望的企业。但面试了一圈发现,想在年前入职,太难了。

失业的第二个月,他变得有些烦躁,除非有面试要出门,否则每天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为面试做准备,尽量减少和父母的交流,避免被追问。

最近同样经历裁员的李宏,重回人才市场后,体会到了找工作的残酷。过去六年,他一直在爱奇艺做程序员,现在即将迈入35岁大关,出来找工作才发现,市场变了,自己的技术已经跟不上了。

他知道自己必须要抓紧时间了。经猎头推荐,他仅仅用了半个月时间,就把市面上能接触到的相关岗位都面了一圈。结果,没有拿到一个offer,只有深深的挫败感。

然而,比这些刚刚经历裁员的人更难的,是今年年中就进入空窗期,苦苦跨行找工作的教培人。

8月底,K12教育企业爱学习前客户发展总监郭璞裸辞离开公司后,便张罗着在大厂的朋友和猎头,给自己推荐岗位。最终他被推荐到阿里和字节的相关岗位,可没想到,这两个原本都开放岗位的业务线,都不再招人了。

没有拿到offer,郭璞知道有客观原因,但他心里也明白,自己这种管理级别的职位求职最是尴尬。大厂最关注客户资源、管理方法和团队配置,他一旦不做教育业务,在这几方面都不占优势,进不去大厂并不意外。

最终,郭璞只能继续留在教育行业,虽然拿到了薪酬不错的offer,但并不满意,考虑再三,还是选择重新出发,创业去了。

在面试大厂期间,郭璞注意到,前教培人也有成功转行进入大厂的,但基本都是偏低的职位,可即便是基础岗位,不少人从面试到入职也拖了两个多月。而像他一样,面试流程走到一半,被告知没有HC的,也不是个例。

郭璞和失业后找工作的前同事交流后发现,失业后找工作,他们的心态经历了五个阶段的转变,从期待到崩溃。

起初是奢侈品心态,不是随便一家公司都能配得上自己,一定要去一家好公司,升职加薪;第二个阶段是千里马心态,找猎头推荐和刷新简历,被动等伯乐上门;第三个阶段是骑驴找马心态,能有一份待遇持平的工作当作避风港就行;第四个阶段是急切求职阶段,不想继续待业,到处“求捞”;到第五个阶段,就是崩溃状态了,两三个月找不到工作,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时代抛弃了。

求职四个月时间的夏妍,如今处于第五个阶段,接近崩溃。她曾在某在线教育企业担任班主任,今年8月份离职后决定转行。

最早,为了转行,她花了一万多元报了新媒体运营线下课,期待着系统学习后找工作会更加容易。课上完后,她下载了市面上主流的招聘软件,但APP给她推荐的几乎都是销售类岗位,和她想做的运营岗位完全不符。

最近一周,她一天给自己安排了至少两场面试,有时甚至一下午就面试4场。面试了多轮,夏妍才知道,相比上过系统性课程,用人单位更需要实战经验。她上了近三个月左右的课,其实还不如当初先找个助理职位,边学边做来得更快。

随着大厂裁员潮到来,中小公司的求职者们也被迫卷入到竞争激烈的求职潮中。

今年8月,张寒从一家互联网广告公司离职后,就开始刷招聘信息。面对铺面而来的大厂裁员潮,她知道,求职更难了,很多公司招人都会优先选有大厂背景的,其次是年轻人。今年已经38岁的她,自称已经认清现实,是“过气白领”。这个年龄不但再无去大厂的机会,找一家普普通通的公司任职,都没那么容易了。

02 岗位少、要求高,竞争太激烈

“岗位少、要求高”,互联网猎头张洁清楚地感受到,今年下半年以来人才市场的变化。

猎头刘晶表示,年底原本就是招聘淡季,如今大厂在收缩,岗位骤减。

一般到年底,大公司都进入到了人才盘点和HC统计阶段,除了个别业务线还在招聘外,在新的HC需求出来之前,都会关闭招聘通道。上海的猎头汤浩所接触的阿里和得物,都已经进入了收缩需求、盘点人才的阶段。

“大公司每年的招人需求很多,导致用人目标不清晰,有的岗位招人招多了,有的岗位还没招够,所以年底内部会对人才进行盘点,以制定下一年的招聘计划。”汤浩说道,“而且很多公司年底要进行绩效考核,也没那么多精力放在招聘上”。

张洁在12月中旬拜访百度某团队时得知,该团队已经全部锁HC,平时用于面试的会议室,已经许久没有面试了。每年大量招人的滴滴,今年年底进行人才盘点,基本进入HC暂缓状态。

汤浩接触的HC,相较上半年高峰期的职位数量,缩水了三分之二。在张洁接触的互联网公司当中,今年的招聘高峰有100多个HC的,有几十个HC的,现在最多的HC需求只有20个 ,剩下基本都是个位数的需求。

岗位需求减少,市场上找工作的人却在增多。有猎头注意到,不止是突遭裁员的人在看机会,即使是在职者,也开始了解市场行情、为下一步做准备。

岗位供不应求时,对人的要求自然变高。前教培从业者彭安求职三个多月后终于找到工作。这几个月里,他清楚地感受到与去年同期相比,同一岗位的竞争者增多,而现在公司在招聘时要求更加严格,会更加关注“岗位匹配度”和“行业经验”。有人形容道,求职者每一次面试,都需要像CEO做商业计划书一样来对待。

事实上,大厂门槛变高,并非今年的新变化。前年,刘晶还能推荐专科毕业的技术人才进入阿里,可近两年完全行不通了。据他总结,大厂偏向的人才画像,除了211985的本硕学历外,还要有明星企业的履历。

张洁以技术岗位为例说道,大厂原本就对候选人的学历、技术、公司背景要求不低,比较难进。以前大厂的老人,还能在大厂之间横跳,现如今,很多大厂人,不得不往下走,进入低梯队的企业或新兴独角兽企业。

51猎头联合创始人朱聚鹏表示,此前选择大厂的人,往往最看重三点:薪酬高、职级体系和个人成长。但是一份好的工作,能够达到其中的两点就已经不易,往往很多进入大厂的人,会优先选择前两个要素,当个人成长陷入瓶颈期后,很容易在大厂养成“不出错”心态,变成螺丝钉,也就不再符合变化中的大厂对人才的要求了。

03 “金三银四”会更好吗?

一般来说,“金三银四”的社招黄金季,市场岗位比年底多。2021年这个寒冬即将过去,等到明年春天,行情会怎样?

刘艺不再寄希望于年前入职,他想多看看机会,最好能在“金三银四”前拿到几个offer,掌握主动权。

佛系找工作的张寒,也正期待着明年的“金三银四”招聘市场,到时放出更多岗位,“找到合适工作的机会也会更大一些”。

李宏也要在明年春天,打一场职场的翻身仗。但刘晶站在猎头的视角衡量了他的职业经历后表示,他马上35岁,即便等到明年三四月份有更多HC放开后,也只能降薪50%去一家小公司。

这就是现实,而且并非个例。

求职者们寄希望于等到明年开年后找到好工作,可一些人力资源从业者对来年的就业环境,依然持悲观态度:2022年的“金三银四”不一定会像往年那样火热。

大厂变了,对内,精简结构、去肥增瘦,对外,即使要拓展,关注的也是高潜人才的挖掘,目标是创造更大的价值。朱聚鹏对深燃表示,这也是为什么和往年相比,大厂今年在人才盘点上更加注重人效,更关心如何把握当前已有核心人才,而并不是一味向外延伸。

小厂们也无法幸免,难逃裁员、降薪、缩减HC。据社交平台爆料,蘑菇街全员裁员30%、技术部门裁员80%,轻松筹辞退千余名员工,货拉拉销售团队大裁员……还有更多中小公司的情况尚未被关注到。这一定程度上昭示着,即便是迅速成长起来的明星公司,如今也不得不节衣缩食,走向精耕细作。

多位猎头提示,求职者们与其期待来年的“金三银四”,不如年前就开始行动,因为再等可能也等不来好机会。朱聚鹏提到,今年的春节比往年来得更早,给求职者在年前留下的找工作的时间就缩短了1-2周。这也让这个年底淡季找工作更难。

外部环境变化之下,招聘市场的从业者们观察到,包括求职者、在职者的心态都发生了变化。

有些人想短期内赚一笔钱就离开。在张洁看来,很多人短期内还待在互联网圈里打转,进行原始资本积累,但早已放弃在行业里的长期发展,计划是,两三年后去二三四线城市买房落户安家。

有些人开始面向未来布局。张洁提到,一些在互联网大厂的人开始提前规划,想着进入符合未来大趋势的赛道,比如实业、自动驾驶、芯片等,但是很多人的经验和这些领域的需求并不相符,几乎很少有转行成功者。朱聚鹏也提到,有不少人几年都没有接触过新机会,他们对于当前就业环境的认知还需要提升。

更多的人,想求稳。去年疫情期间大量公司裁员,当时求职者的心态是,要去大厂,抗风险能力强,要去受疫情影响不大的赛道,但基本是看好互联网的发展,要在这个圈子里往上晋升,以期长久发展。

然而,今年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很多人主动寻求国企等传统企业的机会,“只要足够稳定”。就连刚被腾讯裁员的刘艺,再找工作时,又将目光重新转回国企,“不想再冒险了”。

张洁认为,大多数求职者的心态变化,是已经不看好、不计划在互联网行业长期发展了,认为互联网进入下半场,机会不多。

经历了2021年之后,所有互联网人都需要逐步建立心理预期,做好面对突变的准备。BOSS直聘研究院相关专家对深燃表示,下半年以来,很多人都感受到或亲身体验了行业的突变。但是,这种局部的突变将会成为新常态,未来,唯一永恒的东西就是变化。职场人们,都需要从心态上真正接受“变化才是常态”。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