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资讯

盲人摸象与绩效管理从业者

作者:管理员 2020-02-13
338 0
在我所接触人力资源管理领域的人群中,涉及绩效管理范畴的,无在乎三类人。
第一类人,是还无概念的前提下,被动选择了绩效管理。实际上,我当时接触绩效管理,并没有太多的思考。当时的感觉是,好像这个工作我能做,并且工资也不是那么低,可行。我们学校那个时候的学科,根本就没有开设人力资源管理的专业。所以,我是人力资源管理的基础都没有,就误打误撞的入了这个行。
第二类人,是基于公司的发展需要,对人力资源管理职能输出有了新的要求而接手绩效管理的。这种情况,普遍的发生在2010年以后。公司领导层基于个人管理提升的需要,接触到了一些专业咨询机构的培训。新的理论,往往在培训师感同身受的渲染下,被坚定的认为引入绩效管理很重要,不谈KPI都不行。

并且,引入绩效考核能对员工优劣差等以及业绩导向,提供了明确的对比衡量标准。这种情况,不能全然去谈论负面效果。起码,人力资源部门的公司地位有了显著提升,并且领导重视到了精细化管理的重要性。洗脑,有时候也是门长时间烧脑的技术活。

第三类人,是具备一定人力资源管理的基础再追求提升。这类人,基本在招聘、培训和员工关系领域有一定的积累。想提升薪酬绩效等模块的短板,以全面提升人力资源管理的专业化水平。说实话,这种情况的人能坚持五年以上到最后还在专注绩效管理的,我很少见。毕竟,能重新开始学习,放弃前面积累的优势,是需要很大的勇气,也需要外界提供一个完善的学习平台。我从不认为,光看一些书和学习一些理论知识,就能知道什么是绩效管理的。
绩效管理,离开了实践印证以及多年的专注,永远起不了质变。
当然,很多人问,这个和我们今天讨论的重点貌似关联度不高。绩效管理从业者的要求,怎么和盲人摸象扯上关系了。
翻翻字典,盲人摸象,这个典故从一开始是作为贬义引申出现的。但是,在与大家讨论我们作为职业经理人为什么要选择绩效管理这个方向上,大致还是可以当作一个正能量的案例。为啥?盲人大抵是看不到大象的。一个是没机会,另外一个是眼睛丧失功能。
大家都清楚,大象是生活在热带。而古人生产生活的轨迹,都是选择黄河中下游和长江流域,临水而居。在纬度上来说,大象和古代的盲人一般情况下是不具备交集的可能。
眼睛丧失功能,有一些是先天因素影响,有一些是后天外部力量造成的功能性损伤。无论哪种,对于其本人都是沉痛的打击。如果我们失明,心理承受压力有多大?所以,对于光明的渴望,敢于伸出双手去探索未知、感受万千世界的美好,本身就是一种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难道不值得称赞吗?
如同我们在缺乏基础,学习和讨论绩效管理一样。在没有标准化的管理体系来指引我们的时候,我们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今天以后,能不能有人引用盲人摸象就不得而知了。比较起很多人不敢开口去问,也不敢开口说出来内心真实的想法,我觉得我们当时的懵懵懂懂,不能随意称之为无知。敢于探索新的事物,接受新的专业知识,我们学习的态度起码还是认真的。% m  `+ p, R& M& W6 l) w
如果我不提起,我相信很多人也许忘记了很重要的一点:大象怎么来的
对于带来这头大象的这个人,我觉得在品德上是个好人。并且,很有可能是富甲一方的商贾。不然,他是不可能费劲心力、跋山涉水的从千里之外弄回来一头大象。唯一的可能,是古代的商队深入南蛮之地的时候,感受到了大象的新奇,所以在返程的时候顺带带回来的。
做绩效管理,就收入很高?不可否认,绩效管理的专业岗位,在人力资源岗位序列中,薪资标准还是有优势的。只是,不是我们这里关注的重点。如果不是内心的充实,我们怎么可能长时间的、全身心的投入到一个未知的、新的领域?
存在的可能性其实不多,要么就是家庭条件很好,不在乎初学阶段的低收入状态。要么,就像当时单身的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而且,对于物质方面的追求极低。除了买菜吃饭,基本没有其他的开支。要是应酬和其他开支太多,除掉生活杂费就交不起房租了。!
另外,带回来这头大象的人,还可以赋予一个很自相矛盾的评论。既残酷无情,却又很仁义。
能组织一群盲人来摸象,应该不会是为了戏弄他人来取悦于人。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中国,礼仪在古代是很讲究的。如果一个健全的人去笑话失明的人,大抵是会受到道德的谴责。商家的以和为贵,与人为善,大底做不出这么下作的事,虽然从事的是下九流。所以,我认为这个人的仁义非常感人。
但是,站在另外一个角度,这个人却又是残酷无情的。一群盲人费劲心力,绞尽脑汁,却依然在一个外人既定的答案标准下得到一个错误的回复。这个人,无情的看着他们无知,并残酷的告诉他们真实。我一直觉得应试教育背景下成长的我们,最大痛苦,是别人给了一个我们当时未知的答案,接受他的逻辑规则,按既定的方式去学习,而且这种糟糕的模式还是持续了很多年的。

但是,告诉这群盲人的这个人的残酷无情,却又不得不做。如果不告诉这群盲人大象的真实表述,他们是永远也认知不到真实的大象或者清晰的概念。也许,比起愚昧,给人笑话一时的无知就比较起来没那么重要了。

只是,绩效管理从业者的道是无情却有情,与这个盲人摸象的体现,还是有些差异。
我经常厚着脸皮跟人家说,能坚持在绩效管理领域十多年,都归功于鄙人有造福社会的远大志向,提供了强大的精神支撑。实际上,除了坚持在绩效领域发展,我内心都会在选择的时候,抵触其它的领域。一个不适应,另外一个因为是觉得工资低。
事实上,无情与有情的矛盾并存,这句话不是玩笑,真实的并存在一名合格的绩效管理从业者身上。
随着我们对管理的深入,对组织管理支撑公司业务模式理解越来越深刻。去年开始,我就和很多人说过,解决了广大中小企业的组织管理能力提升的问题,才是解决社会生产力有序发展的根本。我不是很喜欢用GDP来统一生产力的认知,毕竟很多省份热衷于房地产的单一变现。
如果,我们没有这种大爱和社会责任感,你靠什么去胸怀天下?用几十年的光阴孜孜不倦的去追求,并且追求的东西还不一定能够得到重视和理解。我刚开始坚持的时候,身边人各种反对的声音都有的。)
很多人经常在提到管理的时候,会讲组织原则。其实,我个人认为公司治理靠什么去管理?小公司靠人治,大公司靠作业标准、流程和企业文化的引导。纯粹依靠个人意愿或评价标准去管理初创型公司,基本上很难存活下来。创业十死九生,并不见得都是因为市场竞争的残酷。我更愿意归结于很多初创型公司,很难找到基业长青或者很难走到支持企业良性发展的轨道上来。摸着石头过河,有几个人能摸过河流的?
社会淘汰你,从来都不会和你商量。在一个无情的环境,所以我们必须从骨子里无情的看待组织管理。"
另一个原因,是基于我个人多年的绩效管理岗位任职总结。从一开始,就是最低层级的薪酬绩效管理专员,工资比文员高一些。慢慢的,从影响一块钱的约进给人拍桌子,给人指手画脚,给人上纲上线,再升级到企业副总裁公司会议后的警告。绩效管理,绝大多数还是和权责利关联的
走出这些心结,再冷静下来处理这些棘手的问题。唯一的方法,就是站在企业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依据公司审批公示过的规章制度执行做好解答工作。至于我心情好不好,亦或当时内心有几只冲动的魔鬼,在处理好这个问题的衡量标准中,是从来不存在的。
很多人觉得在绩效管理方向十多年的专注,还能够发表一些观点,可以称之为大咖。实际上,我更愿意被称之为绩效管理追梦者。我个人出来创业,就是感觉到,再不革自己的命,不逼迫自己学习新的东西,社会淘汰我的时间不会太长。今天别人可以叫我文总,也许过不了几年,曾经的毛头小伙就会笑言小文是个糟老头子了。
很多人认为,这种比喻太夸张。大家可以回顾一下,2000年初在生产制造型行业风行的流水线作业和标准化生产,可以称之为欧美工业3.0,4.0的产业升级。再后面到信息化时代,互联网时代,再到互联网+,去年又提出区块链和5G时代的来临。社会更新的速度,只会更快,也许几个月一变。
社会发展进阶的速度日新月异,展现出强大、蓬勃的生命力。我们临近40岁的人,接受能力、学习能力和身体素质,还不考虑精力的支持,都是在日暮西山。一正一反,中间的差距看起来再明显不过。
做绩效管理,我个人觉得我们都在永无止境的盲人摸象。只有永远从一个至高点,创造一个新的起点,再追求一个新的高度,才能真正匹配得上市场化的经济发展速度。如果跟不上,也许有一天连给你看一眼背影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跟你道声好了。
也许,真正牵来大象的人并不真实存在。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为摸索出社会发展所需要的大象,是可以作为一辈子的事业来做的。服务于社会发展的人,在任何时代,也不会给社会抛弃。当个盲人又何妨?说不定,我们就是那个别人眼中的牵象人。
有的人,视力正常,但不代表能看清楚;
有的人,戴着眼镜也看不到远处的风景;

有的人,如同盲人,却心如明镜,只是对于某些东西选择性的看与不看而已。

人才测评,你的线上招聘助手

(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