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资讯

面试看不准,要交坏人税

作者:管理员 2018-08-21
411 0
对于HR来说,企业招到一个“坏人”,是否就是一定是对企业不好的呢,是否一定就无法达到人岗匹配的效果呢?是否就无法提高“坏人”的岗位胜任力呢?
亲近好人,远离坏人,这是人的天性。如果我在大街上问路,我会扫视一下街上的行人,从中选定一个具备好人气质的人。如果一眼看过去,没看到好人,我会等一等,等好人出现,我再迎上去问。
问路可以选好人,工作伙伴往往不能选。如果某人不具备好人气质,同事会尽量避免和他打交道,一些可说可不说的话,同事就倾向于不和他说。在工作中,该说的不说,很容易出问题。某航空公司,两年内发生三起飞机失事,都是因为副驾驶害怕机长,没有在第一时间指出机长操作失误,导致了空难。
因为同事是坏人,导致沟通不充分,并进一步导致失误,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公司雇用坏人而产生的损失,细细算来,非常巨大,这笔损失可以视为“坏人税”。
谁是坏人?小孩子看电影总问这个问题,他们似乎分不清好人坏人。其实小孩子看电影的时候才问这个问题,现实中,孩子能分清好人坏人,因为每个人在出生之前,大脑里已经安装了好人坏人的判断标准,那个标准是情感同化(emotional resonance)。
如果有个人,能和我感同身受,我开心的时候他也开心,我悲伤的时候他也悲伤,这就是情感同化,定义如下:引发他人生产相同情感的过程。
情感同化,是每个人都不能缺少的心灵营养。爱和归属感,其本质就是情感同化。如果一个小孩子,他哭的时候有人拥抱他,他笑的时候有人陪他一起笑,小孩子就知道,他生活在爱中,他是安全的、有依靠的,此时他内心的感受,就是归属感。
如果孩子周围的人,都漠视孩子的悲伤、无视孩子的快乐,孩子就会认为,他处在无人保护的危险中,他是脆弱的、孤立的,此时他的内心感受,就是孤独。孤独和归属,是个人感受,它们分别对应着坏人和好人,坏人给人孤独感,好人给人归属感。
如果一个小孩子,他的情感不被家人接纳,这个孩子容易变成问题儿童,甚至会进一步发展成为帮派少年、黑帮分子。
其实,帮派少年在干坏事的时候,知道那是坏事,但他欲罢不能。因为只有在帮派中,才有人和他一起哭、一起笑,帮派给了他归属感。如果帮派再诱导他去干坏事,孩子就麻烦了,他的理智很可能会被情感绑架。如果帮派少年过早地脱离了学习,失去了成为企业家、科学家的机会,这些损失可以视为孩子交的“坏人税”。

为什么在家庭中,父母不能接纳孩子的情感呢?因为情感同化是有方向的,在等级社会里,上级的情感可以同化下级,下级的情感不能同化上级。情感同化的方向,可以用来培训和下达指令。
情感同化是生物现象,很多动物社会中都能见到。例如在牛群中,初生牛犊不怕虎,因为牛犊没有老虎咬过,不知道老虎可怕。但牛犊不需要被老虎咬一次,才知道老虎可怕。当老虎出现时,牛妈妈眼神里的恐惧,能引发牛犊的恐惧。通过情感同化,牛犊知道老虎可怕。其实,牛妈妈也没被老虎咬过,是牛妈妈的妈妈,通过情感同化告诉牛妈妈,老虎可怕。
牛妈妈能同化牛犊的情感,这个方向不能变。如果牛犊天不怕地不怕的懵懂,能同化牛妈妈,牛群就失去了代代相传的智慧。情感同化的代际方向,是进化的精妙设计。
情感同化还可以用来下命令。在狼群中,头狼愤怒地向前冲,其他狼通过情感同化,能产生和头狼一样的愤怒,狼群就一起向前冲。如果头狼害怕了,想逃跑,其他狼也会感到害怕,狼群就会集体逃跑。用情感同化来指挥群体行动,效率极高。情感同化的等级方向,也是进化的精妙设计。
所有灵长类动物,猴子、狒狒、黑猩猩、倭黑猩猩,都有情感同化,而且它们的情感同化也有代际方向和等级方向。科学家据此猜测,人类的情感同化,以及情感同化的方向,是灵长类基因赋予我们的本能。
简要来说,在情感同化上,我们有两个基因遗产,一是接纳别人的情感,让我们成为受人喜爱的“好人”;二是同化别人的情感,让我们成为高人一等的“大人”。
好人和大人,都是我们的目标,哪个优先?这就隐含了冲突。假如一对夫妻,男人爱玩游戏,女人爱买衣服,好人和大人的冲突,很可能会演变为夫妻间的权力斗争。例如,女人买衣服回来,开心地试衣服,男人冷静地批评女人败家。表面上看,是男人教导女人持家,用情感逻辑来看,是男人不接纳女人的开心,而是用自己的冷静去同化女人的开心。男人用这个举动是告诉女人,家里的情感由他做主,他是家长。
女人也会这样对付男人,男人玩游戏过了通关,很开心。女人不接纳男人的开心,她冷静地批评男人不上进。这是女人用冷静去同化男人的开心,并顺便告诉男人,她才是家长。这样的夫妻,往往为鸡毛蒜皮的事大动干戈,他们之间的权力斗争,会毁掉家庭的温馨和婚姻的幸福,这些损失,是这对夫妻交纳的坏人税。
这家的孩子就倒霉了,父母都不懂得接纳情感。孩子高兴的时候,父母告诉他别瞎高兴,要以学习为重;孩子伤心的时候,父母告诉孩子别为小事伤心,要以学习为重。
在过去的大家庭里,这样教孩子没问题,除了父母,家里还有爷爷奶奶、哥哥姐姐,他们都可以接纳孩子的情感。现在的家庭是原子化的,父母不接纳孩子的情感,孩子就失去了归属感。更大的麻烦还在后面,孩子没学过如何接纳别人的情感,他只向父母学会了权力斗争。等孩子成年之后,他在工作中、生活中,会时刻与人进行权力争斗,他会因此损失幸福、友谊。这些损失,是这个家庭交纳的坏人税。

如果这个孩子当上了飞行员,他是副驾驶的时候,就小心翼翼地维护机长的权威;他是机长的时候,就堂而皇之地忽视副驾驶的提醒。无论是副驾驶还是机长,这个孩子导致的“坏人税”,都会变成企业和社会的成本,其危害远超家庭范围。
在总体上,坏人会提高沟通成本、降低合作效率,坏人只会导致损失。但在具体职位上,有些工作更适合“坏人”,例如审计、监察、品质控制等等。专门挑别人毛病的工作,交给坏人做,能充分发挥坏人的优势。这些岗位不用交坏人税,相反,把坏人派到这些岗位上,公司还能收到坏人税。
好公司在所有岗位上,都能收到坏人税。收坏人税的常见的办法,是控制工作节奏。在忙的时候,由项目领导充当坏人,逼着员工加班。等闲下来,公司再组织团队建设,去山清水秀的地方,玩一玩对抗游戏,让领导和员工一起紧张、流汗,一起开心、庆祝,用游戏中的情感同化,弥补加班造成的凝聚力损失。
还有一个办法,是发挥团队的力量,让注重结果的坏人和注重情感的好人,组成领导团队。坏人负责催促员工干活,好人负责安抚员工,俗话说的“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就是这个意思。有些公司规定,下级表现不好可以骂,但是下级的下级坚决不能骂,只能好言好语地安抚。这种制度,就是逼着坏人和好人协作,形成领导团队。
更系统地做法,是重塑企业文化,改造领导力。现在越来越多的公司规定,批评下属要在办公室里一对一批评,表扬下属要在会议上公开表扬。甚至有公司明文规定,公开表扬五次,才能批评一次。而且,怎么批评、怎么表扬,公司有明确的操作步骤。
所有这些办法,最初都要花成本,等慢慢沉积成了企业文化,它们就是核心竞争力。总之,公司要少交坏人税,甚至还想收到坏人税,就要用文化上的平等观念,去替换基因中的等级意识。
      在操作上,避免坏人税的直接手段,是招聘的时候不招坏人。什么人是坏人?不接纳别的人情感,只用自己的情感去同化别人情感,有这种习惯的人,就是坏人。如果把“坏人”放在合适的岗位上,发挥其优势,还是能够充分体现出他们的价值,坏人与好人协作,还能提高工作效率,提高岗位胜任力呢~